中國制藥行業環保這10年

2021-05-24
在快速發展過程中,環保一直是懸在我國制藥工業頭頂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尤其是對我國化學原料藥制造業而言。作為我國醫藥工業的重要構成部分,化學原料藥被國家列為重點污染行業之一,成為國家在節能減排方面重點關注的行業。那么,中國制藥行業如何在壓力下破解環保難題,走好高質量發展之路?
 
  制藥行業是我國國民經濟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進入21世紀后,我國制藥行業發展迅猛。整體來看,醫藥制造業不僅利潤總額在41個工業大類中排名靠前,同比增速也遠高于平均增速。
 
  在快速發展過程中,環保一直是懸在我國制藥工業頭頂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尤其是對我國化學原料藥制造業而言。作為我國醫藥工業的重要構成部分,化學原料藥被國家列為重點污染行業之一,成為國家在節能減排方面重點關注的行業。
 
  本文從中國健康傳媒集團中國藥品風險預警平臺收錄的2011年—2020年10年間我國制藥企業受到的環保行政處罰公開信息,分析中國制藥行業遭遇的環保壓力及其破解途徑。
 
  環保是影響制藥工業健康發展的重要因素,改進工藝、清潔生產是制藥工業高質量發展的必經之路。
 
  2016年—2018年環保持續高壓
 
  2013年9月,國務院發布《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即“大氣十條”),全國各地紛紛結合當地實際出臺相關政策;2017年是“大氣十條”第一階段的收官考核之年。
 
  根據中國藥品風險預警平臺提供的數據,制藥企業被環保部門行政處罰的次數從2013年起直線飆升,并于2017年達到峰值;2017年后,全國制藥企業被罰次數呈下降趨勢(見圖1);但如果以2017年為軸來看,2018年—2020年間的被處罰次數依舊高于2014年—2016年。進入2021年,截至4月底,處罰次數總量已明顯高于2012年全年。這說明,我國制藥企業目前依舊處在環保的高壓態勢當中。
 
 
  公開數據顯示,目前,我國醫藥工業增加值約占全國工業增加值的2.5%左右,能源消耗總量占全國能源消耗總量的約0.5%,廢水排放總量占全部工業廢水排放總量的約2.5%,廢氣排放總量占全部工業廢氣排放總量的約0.3%,固體廢物產生量占全部工業固體廢物產生量的約0.2%。這其中,約80%源于化學原料藥生產過程。
 
  環保壓力還直接體現在原料藥和制劑企業的數量上。國家藥監局發布的《藥品監督管理統計年度報告(2020年)》顯示,我國原料藥和制劑企業數量在2016年陡降,從2015年的5065家降至2016年的4176家,減少近20%;2017、2018年,原料藥和制劑企業數量分別為4376家、4441家。企業數量減少固然跟2015年GMP集中換證有關,但也跟原料藥和制劑企業面臨的環保壓力密切相關。
 
  從2011年—2020年受罰原料藥和制劑企業數量(見圖2)可以看出,其變化曲線與企業被罰總次數曲線走勢一致,均在2017年達到峰值(被罰企業數達279家),而后雖然呈現下降趨勢,但被罰企業數依舊高于2017年前,制藥企業環保壓力仍在。
 
 
  制藥大省環保壓力較大
 
  中國藥品風險預警平臺統計數據顯示,2011年—2020年,全國31個?。▍^、市)均對本地制藥企業開出了環保罰單。其中,山東、浙江、廣東、江蘇、河南、北京、重慶、吉林、廣西、河北10個?。▍^、市)的制藥企業收到的環保行政罰單相對較多,位列全國前十。不難看出,制藥大省環保壓力較大。
 
  根據《藥品監督管理統計年度報告(2020年)》,截至2020年,全國原料藥和制劑企業數量排名前十的省份分別為江蘇(444家)、廣東(326家)、山東(305家)、四川(246家)、吉林(236家)、湖北(220家)、河北(213家)、河南(209家)、遼寧(174家)、安徽(173家),其中7個省份出現在了制藥企業環保受罰次數TOP10省份榜單中。
 
  此外,雖然2020年浙江省原料藥和制劑企業數量僅為126家,但該省是我國原料藥生產和出口大省,僅臺州市的化學原料藥出口量就占全國總量的1/10,其環保壓力可想而知,因此浙江企業受罰次數居全國前列。
 
  從受罰原料藥和制劑企業所在省份來看,2016年,浙江、河南、北京、廣東等省份受罰企業數量出現一個小高峰;2017年,山東省受罰企業數量為10年來的全國峰值(其次是吉林、浙江、北京),此后幾年,相關數據雖然出現下降,但山東省制藥企業的環保壓力依舊高于全國其他省份。2017年后,江蘇、廣東、浙江一直保持相對較高的數字。
 
  不可忽略“環保與驗收”
 
  制藥工業的“三廢”包括制藥過程中產生的廢液、廢氣、廢渣,屬于環境科學定義的污水、大氣污染物、固體廢物范疇。制藥工業生產工序繁多,使用原料種類多、數量大,原材料利用率低,產生的“三廢”量大且成分復雜。
 
  根據中國藥品風險預警平臺提供的環保處罰數據,2011年—2020年間,制藥企業被罰的主要原因中,超標或者偷排(放)廢水、廢氣、固體廢物共占比62%(見圖3)。值得注意的是,“未辦理有關環保審批手續擅自開工建設”等涉及“環評與驗收”的處罰,占到制藥企業環保罰單的18%,是第三大被罰原因。從涉及“環評與驗收”的罰單中可以看出,部分制藥企業在新建或者擴建生產基地、生產線時,有意無意忽略環評就上馬,有的為了早日實現生產,還故意篡改環評數據。制藥企業環保意識有待進一步加強。
 
 
  中國藥品風險預警平臺顯示,近10年來,環保行政處罰次數排名前十二(有部分并列)的企業分別為河南省濟源市濟世藥業有限公司、浙江浙邦制藥有限公司、濟源金康達玻璃制品有限公司、寧夏泰益欣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濟南明鑫制藥股份有限公司、重慶西南制藥二廠有限責任公司、山東魯維制藥有限公司、江蘇巨邦制藥有限公司、北大醫藥重慶大新藥業股份有限公司、寧波綠之健藥業有限公司、山東福膠集團東阿鎮阿膠有限公司、山東格得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見圖4)。從這些企業被罰年份分布來看,處罰主要集中在2016年—2018年。
 
 
  國內原料藥和制劑生產的重點企業并未出現在處罰次數最多的企業名單當中。
 
  工藝改進、清潔生產是必經之路
 
  據中國藥品風險預警平臺數據,制藥企業受到的環保行政處罰一般分為兩類:一是罰款,二是停產。
 
  數據顯示,被罰金額最高的企業并不是原料藥和制劑生產企業,而是中藥飲片生產企業涼山新鑫中藥飲片有限公司。2018年12月,該企業因“在未取得環評批復的情況下建設涼山新鑫中藥飲片精深加工整體技改搬遷項目”,被罰140.28萬元。也有企業雖然被罰金額不大,但被要求停產。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2018年,被要求停產的制藥企業數量較其他年份都要高(見圖5);此外,近10年,廣東、江蘇、河南、湖北是被要求停產企業數量相對較多的省份。
 
 
  無論是罰款還是停產整改,對企業的影響都很大。在“兩山理論”已經深入人心的當下,制藥工業只有在工藝改進、清潔生產上下功夫,才能將高質量發展之路越走越寬。

來源:中國醫藥報

两根黑人粗大噗嗤噗嗤视频,暴力强奷女同学完整版电影,国产欧美高清一区二区三区,欧美ZOZO人牲交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